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新闻》杂志官方博客

服务职业科学家

 
 
 

日志

 
 
关于我

《科学新闻》最早创刊于1999年1月,2008年底杂志进行了全面的改版,由为Science/Nature撰写科学新闻报道的精英团队打造,力图用社会化的视角报道科学,用人文化的情怀服务职业科学家群体,用专业化的手法剖析重大科学事件以及科学界在重大公共事件中的角色和价值,是国内第一本针对科学界核心人群的专业新闻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奥运“战蛾”  

2009-08-21 18:4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 邸利会

  2008年8月8日晚8点,北京鸟巢。80多个国家的元首、政府首脑和现场16万观众正在观看盛大的开幕式。突然,从鸟巢上空飘来一个褐色的云团,渐渐散落后,一只只蛾子迎面扑来。随即,灯罩、墙壁、座椅等处都布满了蛾子;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手扑打衣物、头发。没有人再对壮观的表演感兴趣,眼前的飞蛾成了最大主角。

   8月16日晚10点30分,男子百米飞人大战打响。博尔特冲向终点,突然一只蛾子扑向了他的眼睛。在这突如其来的撞击下,“闪电侠”只好终止比赛,从此不再有惊人的9秒69。

  随后的几天,不断传出运动员要求重赛的消息,理由是蛾子干扰了视线,分散了注意力。更有几位运动员因为蛾子鳞片造成的过敏放弃了比赛,提前回国。越来越多的媒体将焦点锁定在这体长1厘米的飞蛾上,种种的猜测、抗议、抱怨和指责将所有的赛事报道淹没。
……
 对于上面这些虚拟场景,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所研究员程登发告诉《科学新闻》:“幸好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奥运会期间,没人想到会有那么多的蛾子侵袭北京,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上级指示我们,只能做,不能说。很少人知道我们当时面临的压力。”

生物“袭击”
  8月3日7时,朝阳公园奥运沙滩排球比赛场馆区域。驻该场馆的军队核化生定点检测组人员发现大量灰褐色蛾子,并得到消息,其他场馆区域也发现了类似昆虫。

  很快,北京安保指挥中心仰山桥指挥部发函给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请求协助鉴定这种不明昆虫。第一,确定这种昆虫是什么,是否本地常见昆虫,此季节在北京出现是否正常;第二,该种昆虫有无可能携带致病病菌、病毒,对人体造成危害。第三,杀灭应用何种杀虫剂。

  奥运期间出现“生物袭击事件”,这让安保部门倍感压力。不巧的是,动物所此时已经放假。此函转给了北京市农业局,经鉴定,这种不明蛾子是较为常见的草地螟。

  草地螟(Meadow moth),属鳞翅目,螟蛾科,世界性害虫,分布在欧亚大陆和北美洲。在中国北方是重要的迁飞性害虫,常以一代幼虫为害。成虫虽然无直接危害,但具有很强的趋光性和迁飞性。

  “其实基本可以否定是恐怖袭击。”程登发说,“我们监测到的飞蛾量很大,这么大量的虫子怎么可能通过安检携带进入呢?我想一定是迁飞过来的。”

  “虽然蛾子没有多大危害,只是会影响观感,但这样大量的突然袭击北京,尤其是在奥运场馆区域随处可见,在历史上也属少见。”北京市农业局植物保护站站长张令军告诉《科学新闻》。

追风溯源
  8月2日晚,奥运场馆区,灯光下大量草地螟成虫飞舞。当晚,得到消息的北京市委市政府、市农业局、市园林绿化局迅速展开行动,连夜赶往实地察看虫情、赶写应急预案。此时的程登发正在外地出差,得知消息后,马上返回了北京。

  次日早上,北京市委常委牛有成在市园林绿化局主持召开园林、农业等部门参加的草地螟防控工作会议。奥运临近,突然降临的虫子让现场的气氛有些凝重。

  “为什么偏偏在奥运会期间发生?”面对上级的质询,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副司长周普国解释说,奥运会摆满了各样的花草,虫子喜欢看;尤其是我们的灯光工程做得很好,场馆24小时开灯,气氛热烈,开奥运会大家都喜欢看,虫子当然也喜欢看。

  “周司长这番话把大家都逗乐了,气氛缓和了不少。”程登发说,“当然,蜜源性植物和灯光都会吸引蛾子,但如果没有虫源区大量的成虫以及借助气流的迁飞,北京不会出现这么多的蛾子。”

  其实,此前对于蛾子的暴发和迁飞,并非完全没有迹象。

  据2008年7月31日的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植物病虫情报》显示,7月下旬以来,草地螟一代成虫在内蒙古、黑龙江、河北、山西、吉林、辽宁等北方农牧区暴发;7月29日各地普遍出现虫量高峰。

  作为农业有害生物监测预警研究室主任的程登发本来没有打算在北京监测草地螟,他也不会预料到8月的北京会突遭草地螟的袭击。2008年4月,程登发在北京延庆一如既往地进行昆虫雷达监测,市植保站得知后,为了保奥运,程登发最终被挽留协助进行蝗虫的监测。不料,从7月29日到8月2日,监控雷达发现大量草地螟正从北向南迁飞。没想到,在接下来的两天就不断收到周边各省市的报告,草地螟大军“出征”了。

  草地螟的飞行距离最远平均40~64公里,若进行远距离的迁飞,必须要借助气流随风飞行。根据气象部门提供的资料以及雷达监测的结果,程登发小组进行了气流回推。结论是7月29号监测到的草地螟是借助南下的弱冷空气自内蒙古呼伦贝尔及与俄罗斯接壤区域的草原向东北、华北迁飞,而由于奥运会夜景灯光照明好,吸引了趋光性的成虫降落。

  “北京去年一代非常轻,谁也没想到二代那么多。”程登发小组的张博士告诉《科学新闻》,“中蒙、中俄边境的生境和草地螟在内地的生境差不多,再加上雷达监测和气流回推,我们初步断定这批草地螟是从境外借助气流迁飞过来的。”

剿杀行动

  紧急召开的草地螟防控工作会议让程登发感到震惊。他说:“没想到北京市反应如此迅速,我搞昆虫监测20多年,从来没有感觉到一个政府对于防治害虫这么重视。”为了实现对草地螟的有效监控,植保站建立了日报制度,各个监测点每天10点前将前一天检测结果报给市植保站农业科。“北京市把几乎所有部门全部召来了,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财政、气象、运输、电力,几乎是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来参加。”程登发说。

  在接下来的短短几天时间内,农林部门的领导频频出动,而相关的防控文件也迅速地堆满了桌案。“大家压力都比较大,弄不好是政治性事件。”张令军说,“由于草地螟是夜间出动,那几天我们几乎是几夜几夜地不睡觉,看哪里又有草地螟了。”

  全国农技推广中心测报处每天将全国草地螟发生情况通报给张令军领导的北京市植物保护站。河北、内蒙等省区市也以电子邮件、传真、电话等方式及时将虫情信息传送到这里。

  在奥运会开闭幕式当天,“上报”更是达到极密集的程度。在延庆,负责24小时监测的程登发小组每一小时便将雷达数据用短信发送至北京市农业部。

  “这个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奥运会毕竟影响这么大。”张博士说,“你不知道虫子什么时候飞过来,一般前半夜的时候不多,但过了12点,就会有大量的虫子从外地飞过来。”

  尽管在京郊已开启了1万盏频振式杀虫灯和近900盏雷达灯,但连日来不断增多的蛾子已经让北京市的农林部门不堪重负。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农业局、园林绿化局只好建议市政府商请农业部协调北京周边省区政府加大联防联控力度,在虫情严重的内蒙古、河北等地区实施飞机喷洒药剂的方式灭虫。

  仅仅是在北京,杀虫灯就已经供不应求。亲自负责到河南购买杀虫灯的张博士更为发愁的是,由于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的现款,对方公司不肯发货。他说:“我和他们说,这已经不是单纯买灯了,是一个政治事件,不能按常规的,好在他们最后答应了先发货”。

  随即,在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向该公司出具欠条后,当晚8000盏频振式杀虫灯,一路绿灯,火速运往北京。

  在河北怀来县、北京延庆、怀柔、密云和平谷,第一道高空探照杀虫灯组成的防护带设立了起来。紧接着,在昌平、顺义,沿六环又设置起第二道防控带,总数量达300盏。按照诱集的范围,在每两公里的区域设置1盏1000瓦的高空探照灯。从后来统计结果看,高空杀虫灯诱蛾的效果比黑光灯要好许多,在草地螟发生的第一个高峰——8月3日一天的杀虫数达到30万只,而普通的黑光灯只杀虫近3000只。

  8000盏地面杀虫灯,每50亩设置一盏布防在重点防控郊区县。由于草地螟具有昼伏夜出的习性,对场馆周围的草地和园林,利用喷洒环保型植物源农药进行了防治。根据草地螟对日光灯更加敏感的特性,场馆安检入口和场馆周围的日光灯也被更换为白炽灯,而各场馆在赛事结束后也被要求关闭场馆的强光源。

完美谢幕
  “忙到闭幕式快来了,本以为会稍稍松口气了,但想不到的是,草地螟又赶来凑热闹。”张令军说。

  8月23日,草地螟成虫出现迁入高峰。24日下午3点,北京市农委、市农业局等单位召开紧急虫情会商会,研究决定,在奥运中心场馆周边地区,增设10余台高空探照杀虫灯,至当晚6点已投入使用。为了确保主场馆不受干扰,没有赛事的奥运场馆也将灯火开启,以分散虫源,保证闭幕式的顺畅举行。

  晚8点,第29届奥运会闭幕式开始。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说,这是一届真正的无与伦比的奥运会。北京市市长刘淇宣布,中国人民用满腔热情兑现了承诺。

  “奥运会闭幕的那一刻,终于松了一口气,保奥运成功了。”张令军感叹,“如果没有大家的通力合作,这场保卫奥运会的战役不会这么圆满。”

  搞了多年实地调研和研究的程登发把这次奥运防治草地螟看做“研究和解决重大问题相结合的典型实例”。“运用多年的研究,能为奥运会作贡献,我感到很高兴;社会各行各业的联合防控,也让我感动。”他说。


  评论这张
 
阅读(18622)|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