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新闻》杂志官方博客

服务职业科学家

 
 
 

日志

 
 
关于我

《科学新闻》最早创刊于1999年1月,2008年底杂志进行了全面的改版,由为Science/Nature撰写科学新闻报道的精英团队打造,力图用社会化的视角报道科学,用人文化的情怀服务职业科学家群体,用专业化的手法剖析重大科学事件以及科学界在重大公共事件中的角色和价值,是国内第一本针对科学界核心人群的专业新闻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谨慎的双人舞  

2009-06-30 13:0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峰

 

带着羞涩,也怀着渴望,朝鲜的科学家开始尝试与国际同行们建立起新的联盟,同时也坚守着他们的自力更生哲学。


作为重大的政策转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PRK)政府于2004年打开绿灯,有选择性地请本国的科学家与他们的国际同行进行科研合作。“科学外交将帮助朝鲜知识分子生存下来,并将渐进地、慎重地向仍然相当孤立的朝鲜社会灌输现代价值观。”莫斯科的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安全项目主席Vasily Mikheev认为。
科学政策官员也积极地参与进来。2004年10月,在纽约市福特基金会的资助下,DPRK科学院(ASK)派出了3人代表团访问伦敦,与官员和赞助方讨论关于潜在合作项目的事宜。次年4月,在莫斯科举行了关于与朝鲜进行科学合作的研讨会。


任何合作项目都将承受风险。对于发起方而言,存在“自主(Juche)”问题。一些西方专家警告,基于所提供的任何设备和原料都可能被转投入武器研发的假设,参与方需要审查项目对于朝鲜军事的潜在效用。“只要有可能进行军事应用,他们就会予以使用。”一位在平壤居住的瑞典外交官指出,“这将使各方面都非常紧张。”
朝鲜官员同样有担忧的理由。知识分子精英和西方科学家的互动将不可避免地提高他们对现代西方生活的认识。这位瑞典外交官指出:“这将给这个体系带来压力。”


《科学》于2004年7月访问了ASK的一些主要生物科学和计算机科学实验室及理工科院校。展现在西方记者面前的,是专注的科学家们在设备陈旧、简陋的科研环境中刻苦钻研,并且,他们非常渴望接触外面的世界。

 


自力更生的科学家


朝鲜科学界早些年的一位英雄是Li Sung Ki,这位化学家在二战期间与两位日本同事共同发明了聚合物维尼纶(vinalon)。朝鲜战争结束后的20年间,重工业化的北方经济蓬勃发展。受到一时的经济奇迹的吸引,瑞典于1975年在平壤设立大使馆,开始向朝鲜出售从矿业设备到沃尔沃汽车的商品。但是,“开始他们为购买的原料付款,后来,他们停止偿付,并积压了大笔债务。”前述瑞典外交官表示。这样,朝鲜与瑞典及西欧其他国家间的贸易萎缩了。


研究人员表示,进入20世纪70年代时,朝鲜科学界资金充裕。ASK微生物学研究所所长Choe Sung Ho说:“那时国家对我们供应充足。”冷战期间,朝鲜派出了最好的科学家到苏联培训。
苏联解体后,朝苏关系迅速恶化。俄罗斯科学部的官员表示:“现在没有DPRK科学家在俄罗斯的研究所工作。”
“我们国家当时情况非常困难。”平壤的中央科学技术情报局局长Ju Song Ryong表示,“但是我们的伟大领袖宣布了‘科学优先’的方针。”这将科学的声望提升到军事之上。
在金日成去世以及一系列严重的洪涝灾害和作物歉收之后,金正日开始向科学家寻求将这个国家从灾难中解救出来的方法。金正日将科学技术称为建设繁荣国家的三大支柱之一。

 


用于大众的科学


朝鲜自主研发的民用科学主要与经济领域相关。植物遗传学实验室将抗病毒马铃薯商业化,并尝试将防虫害的苏芸金杆菌基因转移到玉米、稻米以及油菜中。细胞和基因工程部门的主任Kim Song Jun说,中国的农业科学家已经来朝鲜合作进行转基因试验,包括田间试验。另一个小组在组织培养中培育阿拉伯胶树芽茎,以克隆这种最坚硬的树种。
在公共健康方面,朝鲜也投入了相当大的努力。例如,一个小组在克隆促红细胞生成素基因,这是一种刺激身体制造血细胞的激素,其目标是将蛋白质注入患贫血症的病人身体中。他们已经在中国仓鼠细胞中成功地表达了此基因。另一个团队从河豚中提取河豚毒素,以用于治疗肺结核的药物。


通过逐步增进对朝鲜的支持,世界卫生组织(WHO)致力于与健康危机作斗争。直到2003年,WHO主要向朝鲜卫生部提供药品和设备。作为WHO的特别顾问,Diego Buriot曾在2003年访问过平壤,他透露:“现在计划提供更多的专门技术。”这包括在国外帮助朝鲜训练公共健康专家。他以及其他WHO官员与他们的朝鲜同行拥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在平壤组织一个讨论本地区传染病监测系统的国际会议,以期增进信息交流。


令ASK生物部门骄傲的是其所声称的在克隆技术中取得的突破。在利用胚胎移植生产克隆兔之后,研究人员声称他们采用体克隆技术取得了成功。由纤维原细胞克隆出的第一对兔子于2002年7月出生。如果属实,这意味着这个小组是全世界第二个从体细胞克隆出兔子的团队。这第一对朝鲜克隆兔被证明是可繁殖的,因此实验室又生产了两对兔子。克隆中心也对在西方援助下启动干细胞研究计划有着极大的兴趣,其最终目标是开发出治疗瘫痪和肾病的方法。


作为《科学》杂志的出版方,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的一位官方人士对外表示,自2004年之后,他就没有再去过朝鲜,由于朝鲜社会过于封闭,要判断朝鲜近年的科技进展,“即使并非完全不可能,至少也是非常困难的”。据他了解,朝鲜科学家一般不在国际刊物上发表文章。


承诺和风险

 


和朝鲜的交流合作也需要考虑风险和收益。一方面,出现了使朝鲜科学家接触外界理念的极好机会。但是另一方面是对于所谓双重用途的技术的担忧:设备从良性的研究到武器研发的潜在转移,将导致一些计划夭折于襁褓之中。
双重用途的担忧最终还是归结于彼此间信任的缺失。克服这样的猜疑要求合作项目从根本上是良性的、善意的。“项目将基于人道主义需要。”长崎大学原子弹疾病研究所所长Shunichi Yamashita这样说。环境领域是最适于建立信任的合作方向。例如,在与韩国极少的合作成果中,ASK生物部门将包含朝鲜近4000种本土植物的纲要翻译成了英文。


农业交流也产生了成果。美国公谊服务委员会(AFSC)已经组织朝鲜代表团到美国、中国,以及越南学习诸如大米和玉米种植、马铃薯产种,以及家禽产育等技术。


大学之间的交流同样也起到了桥梁作用。2002年以来,德国学术交流中心(DAAD)赞助了德国大学与平壤几个学术机构之间的交流。位于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远东国立大学2003年发起了与金日成大学的交流项目。金日成大学的经济学研究所请求瑞典大使馆帮助改进课程的设计。这位瑞典外交官说:“我们能够改变他们的课程,我认为这非常令人感兴趣。”美国同样也得到了入场许可,纽约的Syracuse大学和平壤的Kim Chaek技术大学已经交换了代表团,并且就有关综合信息技术的联合研究建立了姊妹实验室。


Mikheev一直倡议接近朝鲜应持慎重态度,他认为科学合作是吸引DPRK的一个特别有建设意义的工具。“从战略角度来看,科学外交对于在朝鲜半岛提供和平非常重要。”他这样表示。

AAAS的一位官员近日表示,从2004年以来直到今天,AAAS一直致力于在其认为有可能激励朝鲜与外部世界进行合作的诸多领域与朝鲜科学官员展开对话。这类颇有前景的领域包括农业研究和能源研究。这位官员还透露:“存在朝鲜邀请AAAS向平壤派遣代表团以展开进一步讨论的可能。”但是,迄今并没有开始进行任何新的实质性计划。

参考文献:
Science, 2004, 305: 1696-1703

  评论这张
 
阅读(11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