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新闻》杂志官方博客

服务职业科学家

 
 
 

日志

 
 
关于我

《科学新闻》最早创刊于1999年1月,2008年底杂志进行了全面的改版,由为Science/Nature撰写科学新闻报道的精英团队打造,力图用社会化的视角报道科学,用人文化的情怀服务职业科学家群体,用专业化的手法剖析重大科学事件以及科学界在重大公共事件中的角色和价值,是国内第一本针对科学界核心人群的专业新闻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非法实验动物探因  

2009-04-28 17:38:37|  分类: 封面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法实验动物探因 - 科学新闻 - 《科学新闻》杂志官方博客

■记者 赵鹰

“利先生,你卖的小白鼠还有吗?我想买一些来做实验。”
“你在北京吗?我这儿有大白、小白活体、冻体。价格不一样,活体批发100只以上,大白每只4元,小白每只1.5元。”
4月13日,接到记者以学生口吻发出的要货短信后,一位在网上兜售白鼠、自称在回龙观的利先生给出了这样的答复。当记者提出“‘老板’要求我先上门验货”时,却得不到利先生的正面回应,而是一再问记者要什么品种。
最后,当记者提出要50只小白活体后,对方却以活体没有了,只有冻体为由拒绝了这次交易。
随后,记者又在网上看到了这样的供货信息:“长期出售大白亚成、小白亚成、大白幼体、小白幼体、大白乳鼠、小白乳鼠。希望有需要的朋友与我联系。因为是活体,只限北京地区当面交易,给外地朋友带来不便,白先生。”
“第一桩生意”失败之后,记者吸取经验教训,先不要求“验货”。按照网上提供的信息,记者向这位白先生发出了要货的短信。
短信回复很快,谈妥小白亚成每只2元的价格后,记者提出要50只。可是,白先生却回复说:“要过段时间,不好意思,因为要换地方,所以现在出的没那么多了。今天上午有人刚拿走200只。”
白先生一再表示歉意,然后告诉记者,等4月15日看看有没有,到时候再给我信息。而到了4月15日,白先生却告知记者,小白亚成还是没有,只剩下一点大白亚成了,价格是6元每只。
当记者在4月16日提出大白亚成也行,要20只时,这次白先生却连大白也没有了,因为前一天被人全拿走了。随后还问记者,有没有二手的专业繁殖箱出售。
最终,记者得到的信息显示,这位白先生是一位动物爱好者,从小就喜欢动物。在他这里,没有发票,也更谈不上实验动物的生产许可证了。
网上的一些求购和出售信息显示,类似的非法交易在中国各地均有不同程度的存在。
观念待规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北京类似的情况并非个案。这一情况也得到了受访专家的证实。
按照1997年国家科委和国家技术监督局颁布的《实验动物质量管理办法》规定,饲养和使用实验动物,必须获得生产和使用许可证。然而,一些高校和科研院所购买非法来源实验动物的情况仍有不同程度的存在。
北京某高校实验动物中心负责人刘奎(化名)表示,非法实验动物买卖的原因比较复杂,一方面是北京科研单位集中,实验动物需求旺盛,另一方面是没有获得生产许可证的实验动物生产和经营成本较低,出售价格较低,导致一些实验在经费较为短缺、实验人员规范意识较弱等的情况下,选择购买低价的实验动物。
以小白鼠为例,一般正规公司或者实验动物中心出售的价格在10元以上,一些外资公司的价格更高,而非法饲养的价格则低得多。从记者联系的卖家来看,至少便宜了一半以上。以北京某大学实验动物中心的收费标准来看,仅饲养小鼠的价格就达每天每只1元。
4月14日,记者在北京某高校的一个实验室了解到,他们用的小白鼠,如果不是实验规定要用SPF(无特定病原体实验动物,Specefic pathogen Free,简称SPF)级的,一般由实验室的鼠房提供。而实验室鼠房的实验用鼠除了一部分是按照需要的品种等购买外,一般是买几只种鼠回来后自己繁育。按照《实验动物质量管理办法》的规定,以及北京市实验动物管理办公室显示的信息,该校并没有生产许可证,只有使用许可证,没有资质进行这样的繁育。
一位该校的博士研究生表示,在他们发论文时,一般国内期刊的要求较松,不像国外学术期刊那样,凡涉及到的实验动物都要求描述其品种、品系、来源、遗传背景、饲养情况等。所以,只要不是往国外期刊投稿,一般不会对实验动物有太高的要求。
在该实验室的鼠房,记者看到,约100多只不同类型的小白鼠分别饲养在鼠笼里。新买进来的小白鼠的外形要好看一些。两只已经衰老的小白鼠的耳朵已经开始变形,行动迟缓。据看管鼠房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这两只小白鼠已经到老年了,会自然死亡。
刘奎认为,这样的鼠房应该不符合饲养的条件和相关规定。
据刘奎介绍,一些实验室在使用实验动物时,确实存在不规范的地方。比如,他曾碰到这样的情况,一个留学归国的教授甚至直接在实验室外的走廊里养白鼠用于实验。事实上,走廊上人来人往,细菌又多,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养白鼠。最后这个教授养的白鼠被实验动物管理部门查处了。
上海的一个案例也在提醒着实验人员按照法规进行实验是必要的。此前,上海某研究机构的一位教授承担了一项检验食品的紧急任务,但是,实验过程中却发现原来申请的猴子不够用,而再进行申请时间上又来不及,他就私下购买了4只猴子补充进实验中。结果,由于没有按照相关法规行事,这名教授受到了处分。
执法有困难
受访专家表示,对于非法走私贩卖实验动物的打击,主要集中体现在野生动物,尤其是灵长类动物上,而对于啮齿类等小动物的非法饲养和贩卖,由于其容易饲养,打击难度较大。
据悉,在灵长类动物的保护上,目前已经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尤其是近年来一系列案件的告破,确实起到了威慑作用。
比如,2006年,广西南宁市海关侦破了一系列的中越边境走私食蟹猴的案件。食蟹猴又称长尾猕猴,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因其基因与人类基因高度近似,是重要的医学实验动物,但中国并不是出产地,供需落差很大,导致不法分子铤而走险。甚至广西还发生过野生动物收容人员参与走私最终获刑的事件。
在这样的打击力度下,灵长类的非法交易很难进行。比如,记者曾问白先生能否弄一只猴子来做实验。白先生回答得很干脆:“弄不了……太严了!”不过,白先生表示,记者如果有其他需要,他可以帮忙找找看。
据北京市实验动物管理办公室(简称北京市动管办)原主任荣瑞章研究员介绍,一些非法实验动物的存在,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执法存在较大的难度。
荣瑞章表示,以北京市动管办为例,其编制是5个人,另外聘用了25名兼职的监督员,这些人员主要是对申领了许可证的单位进行监管,接到举报时也会进行查处。
据北京市动管办网站的信息显示,截至今年4月23日,北京地区获得实验动物生产许可证的单位有34家,获得使用许可证的单位有140家,而仅对这些单位进行监督和检查,已够北京动管办的人员忙碌不停。所以,一般没有检举,动管办也难以对非法实验动物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和查处。
据荣瑞章回忆,在他担任北京实验动物管理中心主任期间,曾按照举报在北京郊区查处过一个私人饲养大鼠的案件。据悉,该案件中的饲养条件极差,饲养人知识缺乏,荣瑞章就从违法和危险性角度给他讲解。饲养人在了解人鼠共患病等危害的严重性之后,自己也很害怕,把这批大鼠处理掉了。
但是,即便有人检举,执法时也会存在风险。
荣瑞章回忆,北京市动管办还曾接到举报,称在郊区某村有人非法饲养动物,主要是小白鼠。接到举报后,北京市动管办执法人员到郊区的一个村子去进行检查。但是,他们在村口就被堵住了,当时要不是赶紧撤退,被围堵之后甚至可能受到暴力攻击。而此次执法困难的一个因素在于非法饲养者是该村的干部。
当记者追问具体是哪个村,以便于记者去走访时,荣瑞章没有透露,“你要去的话,危险性太大”。
荣瑞章表示,执法难度大还在于,对于获得许可证的单位,北京市动管办有权力进行监管,超出这个范围,科技部门一般无权干涉。尤其是对于非法经营的个人,没有相应的规定该由哪些部门进行具体的查处工作。
比如,在农村,要处理一些非法饲养的实验动物,北京市动管办的人员只能检查和监督,具体销毁工作还要通知农业部门的相关单位来进行。而对于一些没有许可证的小公司,工商部门还有查处的权力,北京市动管办可以和他们一起联合执法。但是,对于无证经营的,工商部门也没有相应的权限。
作为北京市动管办聘用的监督员、北京大学实验动物中心主任朱德生证实,一般他们只对拥有许可证的单位进行监督,因为牵涉到多个部门的权限,实验动物的监管确实存在一些难题。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