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新闻》杂志官方博客

服务职业科学家

 
 
 

日志

 
 
关于我

《科学新闻》最早创刊于1999年1月,2008年底杂志进行了全面的改版,由为Science/Nature撰写科学新闻报道的精英团队打造,力图用社会化的视角报道科学,用人文化的情怀服务职业科学家群体,用专业化的手法剖析重大科学事件以及科学界在重大公共事件中的角色和价值,是国内第一本针对科学界核心人群的专业新闻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讼起PX:对局与风险  

2009-03-04 12:32:09|  分类: 封面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讼起PX:对局与风险 - 科学新闻 - 《科学新闻》杂志官方博客

■记者 赵鹰

停滞超过一年的厦门腾龙芳烃PX项目,最近随着迁址漳州漳浦县古雷半岛的环评获批而重新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但媒体报道并未涉及的,是一批参与反对厦门PX项目的科学家,如今却被腾龙芳烃一方讼上法庭,官司至今未了。
然而,当《科学新闻》试图了解此事时,所有相关当事人均缄口不语。
问及原因,厦门大学一位当事人表示,“我们觉得我们该做的都做了,该说的也都说了。” 另一方面,“企业起诉我们的官司至今未了,应该安静一点”。


对局获胜


据悉,2004年,腾龙芳烃厦门PX项目(对二甲苯,Paraxylene)获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立项,地址选在厦门市海沧台商投资区南部化工区。这是厦门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当时预期总投资额为108亿元人民币,投产后可获工业产值800亿元。
2005年7月,厦门PX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获得国家环保总局审批通过。
2006年11月17日,厦门PX正式动工。此前,受翔鹭石化对苯二甲酸(PTA)项目的影响,海沧区居民不时闻到空气中的酸臭气味,已经多次向当地环保局投诉。
2007年3月两会期间,以全国政协委员、厦门大学化学系赵玉芬院士为首的100余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一份《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地建议的提案》。提案认为:由于离居民区较近,PX项目存在泄漏或爆炸隐患,厦门百万人口将面临危险,必须紧急叫停项目并迁址。
此外,该项目的争议也涉及到环境影响评价的公众参与和公众知情的问题。赵玉芬等多位厦大院士的参与更让科学家推动民主决策一时成为媒体美谈。
此后不久数万厦门市民“散步”抗议PX项目,其后历经曲折,2007年岁末,厦门市召开PX项目区域环评公众座谈会,与会大部分民众反对PX项目落户厦门。至此,厦门PX之争暂时告一段落。
但是,对于参与此次抗争的科学家来说,事情远没有结束。
今年1月12日,环保部批准了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80万吨/年对二甲苯工程项目,这正是厦门PX迁建的产物。
当《科学新闻》此后联系赵玉芬试图寻求她对此事的看法时,却获知参与反对PX项目的一些科学家被腾龙方面起诉,官司至今未了。赵玉芬不愿再透露任何详细情况。


沉默迷局


今年2月初,《科学新闻》联系厦门大学的相关当事人后,得到的消息是——PX项目至今都还是一个敏感的话题,还是有人不太愿意舆论触及。
对于官司事情,《科学新闻》得到的消息是,厦门大学的律师事务办公室把事情都接下了。“只不过,这场官司在北京、厦门之间因为管辖权的问题扯了很久,好像大家都愿意就这么泡在那里,不进入实质处理的阶段,”知情人士透露。
2月16日,《科学新闻》与厦门大学宣传部联系,试图联系采访相关当事人,但被一位工作人员婉拒。
至于起诉厦门大学相关当事人的信息,2月20日,《科学新闻》联系到腾龙芳烃公司公关部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对起诉一事不清楚,至于应该找公司的哪位才能了解情况,对方也表示不清楚。而对于迁建一事,对方表示从报纸上得知,“环评已经通过,后面还有一些手续要办,还很冗长,国家的程序就是这样的。”
对于腾龙芳烃PX项目落户古雷半岛,漳浦县以及漳州市的政府方面也显得相当低调,统一把敏感的PX项目称作古雷重大石化项目。
在此前媒体的报道中,漳浦县宣传部副部长洪振垣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项目已经落户漳浦县,征地工作业已展开。
2月20日,《科学新闻》与漳浦县宣传部门取得联系,试图采访洪振垣,但该部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洪振垣不在单位,不能接受采访。对于此前媒体的报道,她否认是洪振垣接受了采访,并认为,“我们都不清楚,他们(媒体)怎么可能清楚呢”。
而漳浦县县长陈汉夫在今年2月5日作的《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则提到,要把服务好古雷重大石化项目顺利落地作为全县的一号工程来抓。
2月27日,漳州市政府回复《科学新闻》此前的咨询,称古雷石化项目正在按照国家有关法规程序报批。

科学“善治”


对于当时对厦门PX项目存在的争议,腾龙芳烃方面称,PX低毒,不会致癌致畸,在整个产业链中,其危险性、毒性都是一步一步地降低的。
而一位参与此事、不愿具名的科学家向《科学新闻》剖析,单就PX这个化合物而言,在实验室里用,注意一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作为一个生产项目,本身的产品很多,包括为量不少的苯,牵涉到的污染问题就不少,选址问题就变得很敏感了。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管理科学系教授李建军表示,透过此次事件可以看出,专家建言和公民参与,是社会“善治”的重要机制。
李建军认为,包括科学家在内的专家学者因其独有的专业知识优势,比一般社会公民更能预见类似PX工程那样的建设项目可能的环境后果,因而也有责任担当社会大义,勇敢地向社会公开自己的判断和观点。
然而,在厦门PX事件中,由于赵玉芬等专家的行动影响了某些政府部门和商业集团的利益,他们“更可能把专家学者的谏言和‘真话’视为‘找茬’,是在阻碍地区经济发展,因而通过各种有形或无形的方式向当事人或其所在机构施压,强制让他们保持沉默或放弃努力,”李建军告诉《科学新闻》。
而前述的那位当事科学家则指出,应对PX事件这样的环境问题,科学界自身也颇有欠缺,对PX这种常见的化工原料的环境影响研究不足。“国外早就对其(PX)的性质及毒性研究得很透彻,国内自然不会跟进。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是目前国内科技界的研究导向问题,国内研究者忙着出SCI论文,为民生而做的实事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