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新闻》杂志官方博客

服务职业科学家

 
 
 

日志

 
 
关于我

《科学新闻》最早创刊于1999年1月,2008年底杂志进行了全面的改版,由为Science/Nature撰写科学新闻报道的精英团队打造,力图用社会化的视角报道科学,用人文化的情怀服务职业科学家群体,用专业化的手法剖析重大科学事件以及科学界在重大公共事件中的角色和价值,是国内第一本针对科学界核心人群的专业新闻杂志。

网易考拉推荐

国家重点实验室保级之战  

2009-02-06 15:27:09|  分类: 政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 孙滔

 

即使在科学界,科技部于2008年岁末修订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规则》可能也没有引起人们过多注意。

但对于在大连理工大学任实验室主任的董闯而言,新的评估规则又一次触动了其前“科研国家队队员”的敏感神经。

2008年,在5年一轮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中,董闯所在的依托大连理工大学和复旦大学建设的“三束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被评为“较差”。结果,这一重点研究电子束、离子束、激光束与物质相互作用及其在材料合成中应用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被摘牌。

这个实验室失去的,不仅仅是作为科研国家队的实力象征,还有2008年设立的年均800万元的专项经费。

自《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规则》的上一个版本于2003年颁布以来,几乎每年都有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在评估中“金”身不保。

 

末位淘汰

 

2008年共有54个工程和材料领域的实验室接受了评估,其中国家重点实验室50个,部门重点实验室4个。在2008年7月科技部公布的评估结果中,9个实验室被评为优秀,而 “三束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则被末位摘牌,其后,国家重点实验室总数变为220个。

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实行末位淘汰制度。所谓末位淘汰,即把该年度评估的实验室按照专家评估的分数分为优秀、良好和较差三类,较差类实验室将被淘汰出局。

在评估实施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计划局任职的孙晓兴告诉《科学新闻》记者,“三束材料改性国家重点实验室”被摘牌主要原因是作为一个联合实验室却联合得不够。原来希望大连理工和复旦双方强强联手,有更好的发展,但在评估中发现,两方各自为战,各有侧重,并且实验室主任在两单位之间更换频繁,这样就影响了实验室的整体发展。

此外,孙晓兴总结了这些年评估中摘牌或降级的主要原因。有的实验室主任作为优秀人才刚刚从国外引进,其研究方向不切合实验室发展方向。有些实验室人才薄弱,内部也不够团结。还有的是因为属于传统学科领域,发展缓慢,而科技部会优先支持在前沿学科领域发展更快的实验室。

记者试图采访董闯,但对方不愿意发表任何意见。不过记者从该实验室的网站上看到,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名头仍然挂在显眼的位置。

另外一位不愿具名的实验室主任说,他们实验室在几年前降级,虽然现在作为“985工程”院校的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还是有所发展的,但是与国家重点实验室现在年均800万元的经费支持是望尘莫及的。

该实验室主任认为,他们评估成绩不够好是评估体系的问题。作为声学领域的实验室,虽然属于物理学科,但很多方面是做应用的。声学领域的论文在《物理评论快报》(Physics Review Letters)一年不过发表几篇。而在数学物理学部的评估中论文权重是很大的,所以他们在评估中吃了很大亏。科学界的同行会时时谈起降级这些尴尬的话题,学校也给实验室很大压力,总想让实验室冲回“国家队”。

而在2003年工程和材料领域的实验室评估中,同济大学的混凝土材料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也因为学科比较传统,缺乏突破性进展而被降级。

 

专家难当

 

作为2008年材料领域的评估小组组长之一、信息产业部电子七所的庄严教授认为材料组的评估结果是大体公平的合理的。但他认为末位淘汰制度有待商榷,“不是非得淘汰不可,有的实验室刷掉很国家重点实验室保级之战 - 科学新闻 - 《科学新闻》杂志官方博客可惜”。

庄严也参加了2003年材料领域的评估,他为当年同济大学的混凝土材料实验室被降级感到可惜。该实验室在改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后人才流失较严重。混凝土学科是很传统的学科,但是我们的评估体系是瞄准高水平文章和专利的,这就给这些传统学科实验室设置了很难逾越的障碍。

末位淘汰制度也给评估专家很大压力。庄严认为排序是需要的,但建议以硬性指标来决定摘牌与否,而不是以末位淘汰制度。

科技部的评估日程安排很紧凑。两天评估一个实验室,还包括坐飞机的时间。专家组要听报告、参观、座谈和个别谈话,还要写评估意见。庄严抱怨说,这对专家组成员来说负荷是很大的。

山东大学的晶体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陶绪堂关心的是,评估专家能否决定评估结果。他注意到2008年在5月份复评之后,到7月份才公布结果,而且最终公布结果和复评结果不完全一致。

对此孙晓兴解释说,评估结果还是很客观公正的。复评是保密的,在投票之后需要专家签字,签字使专家有保持客观公正的压力。而科技部需要对评估结果进行调查评议,他们可以调整优秀实验室的数额,而不会更改评估排序。

但孙晓兴承认,专家的公平、公正原则是不容易完全做到的,因为这里有为难的地方,“今天你评我,明天我评你”,谁也不会轻易给别人打低分。

规则改进

 

科技部基础研究司副司长叶玉江就专家公平、公正问题回应说:“我们认为,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评估是非常公平、公正的。我们采用的是相对评估体系,而没有采用国外通行的绝对评价体系。国外一般会派专家组到实验室拿出独立报告,而在我们的国情下绝对评估会走样的。”

关于末位淘汰制度,叶玉江在接受《科学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科技部对摘牌也很慎重,我们的淘汰比例是很低,并且有个别年份是没有摘牌或降级的。如果没有末位淘汰制度,则牵动不了各实验室的神经;如果仅仅是黄牌警告,则评估过程容易流于形式。”

新颁布的《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规则》有几处关键的改变:新规则细化了赴现场评估的专家组人数,由原来的“不少于5人”变为“一般7~9人”;明确提出评估机构应专门组织对评估专家的培训,并在每个领域选择1~2个运行5年以上的实验室进行定标评估,要求所有现场评估专家都应参加定标评估,以规范现场评估程序和现场评估标准;在复评专家组方面则新增了“专家组不少于12人,其中参加了现场评估的专家不少于50%”的规定。

2009年,在新评估规则的指导下,又一个轮回即将开始。首先要评估的是化学领域,共计25个实验室。其中,国家重点实验室22个、部门重点实验室3个。据基金委孙晓兴说,需要分成4个小组进行。目前该项评估工作还在筹备中。

清华大学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欧阳明高认为,规则容易制定,更重要的是怎么规范执行。尤其在科研成果评估方面,对于应用性基础研究的实验室是不容易操作的。定量评价不好把握,定性评价也不容易操作。

关于现场评估和复评,庄严分析说,有一些复评专家是没有参加现场评估的,他们不会受到前面评估的惯性影响,但是他们对实验室的了解只限于该实验室主任20分钟的报告,从而对该实验室的横向比较没有概念。目前只能说这种情况还有待改进。

 

参考文献:

《国家重点实验室评估规则》, http://www.chinalab.gov.cn/labsite/Site/newspage.aspx?id=1911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